About ……

這邊是藤澤 響。通稱阿響/阿澤。
目前歐美影視漫畫一直線。

出版狀況 請至同人誌中心查看

最近在忙些什麼:想好好出一本電影推薦本

聯絡:

聯絡:
Plurk
E-mail: ellca0511@gmail.com

接下來參與的場次:

  • 2020
    • 11/21 Bio-7
    • 12/12 CWT56 D1

繼續閱讀 “About ……"

《食者生存》Love Child

She died on her birthday.

凌晨四點回到家的Jack才剛窩進被窩裡,被子都還沒溫熱就被電話聲吵醒,他摸起床邊的手機,

螢幕上顯示Jenny is calling 的文字,Jack思考該不該接電話。他猶豫的理由挺簡單的,Jenny是他的前女友。

最後他接了——凌晨四點半下的決定多半都是錯的,大至結婚、離婚小至接電話。

「喂?」

「救救我…Jack…啊——救救我…」電話一端傳來虛弱的聲音、喘息聲、刺耳的尖叫聲。

這是什麼情況?

「你該打電話叫救護車。」Jack將電話拿遠了一些,刺耳的聲音讓太陽穴有些抽痛,抑或是現在的狀況太過讓人無所適從。

「拜託你⋯⋯Jack你知道我不能的。」

Of course you can! 不過就是按下三個鍵,為什麼你不做?那其中的理由他再清楚不過,他壓下相對者著電話破口大罵的衝動回答:「我不是醫生。」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Love Child"

《食者生存》Sea of Tranquility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Makes no difference who you are
Anything your heart desires
Will come to you

船隻航行在太平洋上,而不速之客在沒有人發現的情況下上了船,愉快的海上之旅即將被不請自來的訪客破壞。

他站在遊艇的甲板上來回走了好幾趟,在Elliott帶他潛入這艘遊艇後,Elliott丟了槍給他要他在上面把風,自己則走入船艙。

Jack不需要對整件事清楚,他只要做好他的部分就好。

冰涼的水滴落在他持槍的手上,他抬頭往上看映入眼底的是濃不見底的黑色,還有接連落下的雨水。

——下雨了。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Sea of Tranquility"

《食者生存》Moonshadow

Oh, I'm bein' followed by a moonshadow, moonshadow, moonshadow

她走在街上,十月初的夜裡有點冷。她立起風衣衣領,將手插入外套口袋快步走著。

鞋跟在石板路上敲響的聲音在夜裡格外清楚。

遠處似乎發生了火災,好幾輛消防車從後方越過她往前方移動。

刺耳的警笛越來越小聲,空氣中有股甜甜的味道,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奇怪感。

她抬頭看向天空,圓潤飽滿的月亮高掛天際,原來是滿月了。她記得辦公室裡的華裔女子說著什麼什麼節之類的給了她一塊甜餅。

這是巧克力的味道吧?腦中的記憶抽屜突然彈開來,她想起了這個味道的來源。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Moonshadow"

《食者生存》Don’t Ask

對於不能理解的人來說兩者其實並無差異。

俱樂部的徽章有幾個方便的用途,首先是通往俱樂部的快速方法,再來是在俱樂部中能夠變形為動物。

中間的方法連Elliott都搞不懂。

他問過Elliott一次,他只回答:「大概是魔法或是高科技什麼之類的吧?」

——對於不能理解的人來說兩者其實並無差異。

「Anderson 先生是什麼動物?」他第一次變形之後,看著鏡子中那隻黑黑黃黃看起來又像狗又像狐狸的動物,壓根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什麼動物,狗?狼?還是狐狸,至少不是他以為的熊、獅子或是獵豹。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Don’t Ask"

《食者生存》Porra

在俱樂部的座位區一名穿著西裝的男子拉開椅子坐下,他並不急著翻開桌上的菜單,而是隨手攔住了個人問:「嘿,今天的廚師是誰?」穿著紅色短洋裝和紅色高跟鞋的紅髮女子正好被他伸出的手擋住了去路,她的聲音嬌滴滴的如同黏膩的蜂蜜似的從紅唇中流出:「我不知道耶,不過你可以去廚房那裏看一下。」她伸出手指著後方走道,纖長的手指尖端塗上豔紅色的指甲油,對稱、飽滿的紅唇在她臉上形成漂亮的弧線。

「謝啦。」他收回手起身,女子的身高僅至他的胸口,而在他起身之後身旁的女子毫不掩飾地對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看起來挺美味的呢。」

「多謝你的誇獎。」他大方接受對方的讚美,他伸出手示意讓對方先行。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Porra"

《食者生存》Morcilla

凌亂的房間中年輕男子神色慌張地在室內來回走動,他緊握住手機在房間裡行動毫無章法,一會兒打開通往陽台的窗戶,一會兒又拉上窗簾,他將東西收進行李箱,過了幾分鐘又拿了出來。

嗶——
電話才剛響了一聲就被他接起來:「喂!現在的⋯⋯」
嘟、嘟、嘟⋯⋯只留下掛斷電話在耳邊重複播放,他氣得大喊:「可惡!」手ㄧ甩將手機摔在床上,手機在床上彈了兩下之後墜落地面。

他連忙撿起來看看是否還能使用,當手機螢幕隨著碰觸亮起時,看得出來他鬆了一口氣。

室內的燈突然熄滅,室內頓時只剩下手機所發出的光亮,螢幕顯示的時間是11:24。

隨著燈滅尖銳警鈴聲也跟著響起。

他拉開床邊小桌的抽屜,一把黑色的M1911手槍躺在裡頭,他握緊手槍慢慢地靠近門邊,聽著門外的動靜。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Morcilla"

《食者生存》Little Jack Part.5 (End)

He’s a jolly good fellow.

他們接了個善後工作,一般來說他們的工作地點大多在亞洲,但考慮到這次委託人的特殊性,他們來到了紐約,接近十二月的冬天紐約的街頭吹著凍人的風,他們透過俱樂部的門抵達紐約時代廣場,門雖方便但還是有其限制,例如沒去過的地方就沒有辦法。

要是能夠直接抵達工作現場就好了,不過那就是哆啦A夢的任意門了。雅貴將愚蠢的想法從腦中揮去追上和自己拉開一段距離的Hiro,他們拐了幾個巷子進入一棟大樓,目的地是位於四樓的一間房間。

不需要非法入侵,他們從委託主那拿到了房間的鑰匙,當然裡頭沒有人——這是樁善後工作,要將這個室內恢復成沒有人住的樣子,房間的主人大概是死了吧?從俱樂部來的委託讓他做此猜想。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Little Jack Part.5 (End)"

《食者生存》Little Jack Horner Part.4

One cannot think well, love well, sleep well, if one has not dined well.

Eden看了一眼手錶,指針指著8和3。這代表Elliott跟進去已經過了15分鐘,

而他顯得如此焦躁的原因是——如果要分食那個少年的話他也想參一腳。

不論是化為獸啃食生肉或是作為料理品嚐,他相信都會是愉快的一餐。

焦躁混雜著飢餓蠶食著最後的理智,他低吼一聲跟了過去,他是屠夫進屠宰室理所當然。

「哇嗚,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Eden踏進屠宰室發出了驚呼,他預料會有具屍體但沒預料到會是俱樂部成員的屍體。

——Elliott不會傻到違反俱樂部的規則。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Little Jack Horner Part.4″

《食者生存》Little Jack Horner Part.3

And said, "What a good boy am I!"

Jack很窮,這點他他很快就察覺到了。這自然是他的機會,年輕的窮小子通常不會拒絕吃飯的邀約,尤其是他已經說好要請客的時候。

獵物上鉤。

人們總說著要提防陌生人,但事實上傷害往往來自熟識的人。每一次見面、寒暄,都是為了讓他們變得更親近。Jack對朋友很好,當他打入他的社交圈後一切計畫變得容易許多。

這是讓他更確信他們會相遇是命運安排。

當Jack對著他熱情地揮手、因為無聊的小事哈哈大笑的時候,他也會用同樣燦爛的笑容回應。

他拍著Jack的背是為了感受肌肉的紋理,骨頭的輪廓更是更是搔動他的食慾,他還沒決定留下哪一部分做為紀念,一般來說他喜歡留下眼睛,但Jack的話他可能考慮留下一塊脊椎骨。

「Jack,我想麻煩你一件事。我認識的一家餐廳要換新菜單,他們在找人試吃菜色,當然是不算錢的。你有興趣嗎?」

「哇!當然好啦!什麼時候。」

Jack立刻答應。這也在預料之中。

他聽見釣線捲動的聲音,收線不能太急,慢慢地將線拉緊。

他必須提醒自己不能破壞驚喜,他們的故事即將迎來最後高潮。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Little Jack Horner Part.3″

《食者生存》Little Jack Horner Part.2

He put in his thumb, And pulled out an eye,

Elliott Anderson 對他的生活非常滿意。

即使是假日他也在早上六點起床、六點三十分前會完成梳洗、慢跑至少到七點但不超過八點。

慢跑結束之後沖澡,通常這個時間點會是八點半。

他會打開電視,晨間新聞報導正在回顧幾個有名的連續殺人魔,大概是因為《破案神探》開播了第二季吧,他拿起遙控器切到其他台。主播咬字清楚的聲音講著:「昨日晚間發生在布魯克林區發生火災,一間俱樂部傍晚竄出濃煙,所幸火警發生在俱樂部開始營業之前並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是警方針對起火原因展開調查,初步⋯⋯」

他對連續殺人魔沒有興趣。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Little Jack Horner Part.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