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

這邊是藤澤 響。通稱阿響/阿澤。
目前歐美影視漫畫一直線。

出版狀況 請至同人誌中心查看

最近在忙些什麼:想好好出一本電影推薦本

聯絡:

聯絡:
Plurk
E-mail: ellca0511@gmail.com

接下來參與的場次:

  • 2020
    • 11/21 Bio-7
    • 12/12 CWT56 D1

繼續閱讀 “About ……"

《食者生存》Canned Food

嗶—嗶—

手機鬧鐘才響了兩聲就被Elliott伸手按掉,早晨六點三十分,他一貫的起床時間就是如此。

起床盥洗、做早餐、聽晨間新聞。

習慣使人感到放鬆,當所有齒輪都分毫不差地銜接在一塊,將最大地減少無謂的心智能量消耗。
一個沒有發生任何意外的早晨總是讓人特別感到愉快。
沒有突然從冰箱掉出來的食物(所有食物被他井然有序的存放,沒有外人干擾)

沒有突然響起的老闆電話(想起那次、那次、還有那個伴隨而來的困擾總是比預期來得巨大)

早餐的香腸(自家製)燻製的剛剛好拿汽油桶來改造的燻製箱比預期好,還以為會有汽油味呢,煎至表皮金黃散發著焦香,淡淡的木頭香若有似無地撩撥食慾。旁邊的歐姆蛋以對稱的紡錘型均勻沒有焦黑的金黃色躺臥在旁邊裝飾上燙好的花椰菜。

這簡直可以排上他「美好的早晨排行榜」前十名了。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Canned Food"

《食者生存》Happy Birthday and Happy Halloween

「嘿,我只是好奇你怎麼會在66號公路停下來載一個打扮成傑森的人。」這句話出自攔路搭便車的人口中還真有些幽默,Jack視線飄往後照鏡,從鏡中瞄坐在後座上的乘客一眼。

雖說他停下來載人的原因多半是出自好奇,這話彷彿是對方也不期望會有人停下來似的。

他將視線重新放回前方的道路上,他輕鬆地回應:「我比較想知道為什麼一個打扮成傑森的人會獨自在66號公路上搭便車。」

「今天是萬聖夜。」

「Same answer.」明天還是他的生日呢,在萬聖夜在路邊載到打扮成傑森的男子還是在萬聖節出生地叫做傑克的男孩哪一個聽起來比較像是在開玩笑?

「現在要糖果和惡作劇都不容易了。」面具下輕輕的嘆息更是顯得無奈。

「畢竟是21世紀了嘛。」那聲嘆息讓Jack臉上勾起淡淡的笑容。

繼續閱讀 “《食者生存》Happy Birthday and Happy Halloween"

【夜巡】彈簧腿傑克軼聞-15

上一回直通車

他以醫生的身份在協會工作,協會給的薪水比外面好上太多,唯一的缺點就是他是協會中的「少數民族」,作為一個人類在吸血鬼充斥的協會工作。職場煩惱大概就是偶爾會感受奇怪的視線。

  他的辦公室為了配合受治療的主要族群裝上了窗簾,雖然他還是習慣將窗簾拉開,但往往來造訪的吸血鬼就是會順手將窗簾拉起。

  在下午接近值班結束前,他還在想今天真是平靜的一天呢。

  那是他那天犯下的第一個錯誤:在工作完全結束前鬆懈。

  「嗨,醫生。可以幫個忙嗎?」宣告死亡的晚鐘從門邊響起。一位棕髮高大的夜巡者站在門邊,他巧妙地選擇了陽光較弱的區域站,從這點他判斷來訪的是位吸血鬼。

  「不可以。」他很快地拒絕。幫忙,也就是私人請求並非公務的範圍內,非業務範圍的事情他一律拒絕,根據他與這些吸血鬼打交道的經驗通常都不是好事。

  高大的男子的回應竟聽起來有些委屈:「你連聽都沒聽我說。」

  站在門邊的男子自顧自地往下說:「聽一下嘛。很有趣的喔,是倫敦最受歡迎的彈簧腿傑克喔。你很喜歡吧?這種事情。」

  他在男子提到關鍵字的時候停了一下手邊的動作,這樣的細微動作當然逃不過身體能力好過人類太多的吸血鬼,男子笑臉盈盈地看著他。

  吸血鬼的天性裡面是否有一點對於人類的慾望特別敏銳?還是眼前男子特別的「善解人意」這點他無從得知,他只感覺到腦內警鈴大作。

  真糟——果然不該讓他在那說個不停。

  他嘆了口氣後說:「我快下班了,你最好時間到之前說完。」這是他那天犯的第二個錯誤:邀請吸血鬼讓他進辦公室。

  「好的、好的。」得到邀請進來坐下的吸血鬼說了他所得知的案件樣貌。

  協會規定的下班時間是五點,而不請自來的吸血鬼是四點半進來他的辦公室。

  當說起故事來相當具戲劇效果的吸血鬼說出:「所以重點就是這裡了。」時間已經是六點半。

  「嗯?」

  「如果我們能夠有Henry Waterford的血液調查報告,就能確定案件的真相了。」吸血鬼男子滿臉笑容地提出要求。

  「不行。」他立刻拒絕,沒有相關文件不得查看任何人的檢驗資料,而且這是相當敏感的資料。

  「所以我才說要請你『幫忙』嘛。」

  「不行。而且這和彈簧腿傑克的案件不相關,你沒有證據證明Patrick Wilson是彈簧腿傑克,但你現在要求的是Henry Waterford的血液檢查資料,而他跟這起事件的關聯一是他可能是嫌疑犯Patrick Wilson的父親,二是他是目前唯一死亡的受害者雇主,這兩個都不足以讓我同意讓你調閱這份資料。」他語氣相當嚴肅,而臉上的表期也顯示他的認真。

  對此那名夜巡者又笑了幾聲:「你不改行當警探有點可惜耶。醫生。可是你不好奇嗎?關於Patrick Wilson的不幸人生,究竟是怎麼開始的。」

  男子的話語的確誘人,「好奇」乃是人本有的慾望,而且前面花了那麼長的時間鋪陳整個故事,他幾乎就要相信Patrick Wilson就是事件的犯人,而他犯案的最大原因是因為自己悲慘的身世。

  他的理智告訴自己眼前男子說的並不能相信,儘管這個故事聽起來再怎麼可信,故事就是故事。

  「任何人的不幸都源自於自己。」他斬釘截鐵地回答。

  對於這樣的答案男子笑得有些悲傷:「這是理想論呢。」

  「那你又是為什麼想要知道真相呢?這對現況有任何幫助嗎?」

  那名高大男子說出的答案讓他幾乎就要拉開抽屜拿出鑰匙走到後面的櫃子拿出男子想要的資料,但最後他還是將男子請出了辦公室。

「真相,無法解救任何人。」這是他的回答。

那名吸血鬼得到這樣不算禮貌的答案笑得更是燦爛的回應:「可以滿足一個吸血鬼的好奇心。」